nba中文网,nba中国官方网站

—— 中文   English   OA系统   企业邮箱 ——

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公司新闻

“弘扬主旋律、传播正能量”系列报道3——重识历史,再造信仰

来源:nba中国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:2015-07-09

    各位领导、同事,大家下午好,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——重识历史,再造信仰。
    月夜,万籁已静,只有宿舍外的梧桐随着风声沙沙作响。台灯下,翻开金一南将军所著的《苦难辉煌》,一天的喧嚣渐渐远去,跟随着作者的脚步,我仿佛穿越到了那个烽烟四起,风云际会的年代,那些伟岸的身影,熟悉的脸庞,仿佛伫立在我的四周,向我倾诉着中华民族那段苦难而又伟大的旅程。
    重识历史
    解放战争,是高中历史课本的重温吗?不,这本应熟悉的一切,对于我这样一个90后却竟然是那么的陌生,对历史的重新认识是本书带给我最直接的感受。
    几十年来天天喊着打倒共产党的国民党,竟也用了列宁的建党模式,国民党的革命、成长,乃至蒋介石登上历史舞台,很大程度竟是依靠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支持,苏联对国民党的资助远大于对中共,而斯大林一直看好的竟是国民党和蒋介石而非中共和毛泽东;相反马克思主义思想最早是由日本传入,李大钊、陈独秀、周恩来、王若飞等中共领袖,年轻时都曾留学日本,汲取养分;连“共产党”这个名词也是我们把日文的汉字照搬过来的。苏联和日本对于中国革命的作用与我的传统认知大相径庭,突然发现,很多的历史细节我们这代人竟并不知晓。
    通过书中真实历史事件的还原,我更加体会到了中国共产党斗争成长的艰险,我党几乎多次被扼杀于革命道路上。建党初的一无资金,二无武装,发展要依附于国民党和共产国际,1926年到1932年,蒋介石发动的数次反革命政变,被屠杀的共产党及革命人士就达100万人以上,大批中共早期优秀领导人皆被杀害。南昌起义后,分头撤退途中,队伍被敌人冲散,周恩来、叶挺、聂荣臻三人被中共汕头市委书记杨石魂驾一叶扁舟搭救,在茫茫大海中颠簸搏斗了两天一夜,才到达香港;1929年红四军出击赣南,夜宿时部队与领导人失去联系,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后来消灭八百万蒋介石军队建立新中国的共产党领袖们,差一点被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包了饺子、全军覆没;1936年西安事变,蒋委员长在日记中写道:“八年剿匪之功,预计于至多一月内可竟全功者,竟坐此变几全毁于一旦。”这一突发事件带来的结果领蒋介石抱憾终身,临死还在提及。回首往事,这所有的一切竟是那么的惊心动魄,中共曾多次命悬一线。最危亡时,红军只剩一万余人,在几十万国民党围剿部队中顽强求生。
    但是,为何共产党人就是剿不灭、杀不光,是什么力量使中国的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并最终获得胜利,蒋介石国民党没有搞懂,人人都想破解这道近代中国之谜。通过学习本书,我觉得有历史的偶然,而更多的是历史的必然。
    汪精卫把原因归结于中国农业破产;蒋介石认为军阀混战、苏联扶持、教育不良是主要原因。这些是表象还是根源?
    1923年,川军旅长贺龙对参谋说:“中国地方这么大、为什么这么穷,这么弱,就是给这帮军阀、官僚搞乱了,不打到这些人,老百姓还能过上好日子吗,可这么大个烂摊子,哪个能收拾?”最后,在共产党人身上,贺龙看到了这个力量。1927年,贺龙在中国共产党最困难的时刻率部投党。
    1923年,有人劝刘伯承加入共产党,他说:“当今中国向何而去?那种主义最合乎中国国情?还当深思熟虑;如果见旗帜就倒,我觉得太不对了。准备极力研究,将来才能确定自己的道路。”1926年,刘伯承完成了自己的选择,这位有着军神之称的川中名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    中国共产党如何生存,如何发展,陈独秀、李立三没有找到答案,共产国际没有找到答案。十月革命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,送来了组织指导,甚至送来部分经费。但没有送来武装割据,没有送来农村包围城市,没有送来枪杆子里出政权。最终是毛泽东为中共找到了出路,找到了不可战胜的理由。
    作者说:“历史中确实有很多东西难以预测。历史又正因为不可预测,所以才充满机会。面对不可预测的历史,能够凭借的,只有自身的素质与信念。领导者的素质与信念,最终汇聚成历史的自觉。
    而对于那个时代的历史人物,曾经离我们很远,而真实的历史却会展现一个个鲜活的血肉之躯,建国领袖们不再是完美无缺,高高在上,也曾走过曲折的道路,不断完善前进;国民党人也变得有血有肉,多面而复杂,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任何能够登上历史舞台的个体,都不负一代英杰之名,在国家最苦难的年代,他们都是我们民族的精英,立志于少年,奋发图强,为了民族的解放,国家的富强而实践着自己的志向,坚守着自己的道路。是与非,功与过,只在硝烟散尽时,方显英雄本色。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不同信仰的选择,决定了他们的道路,最终找到了他们自己的历史地位。
    对于历史,我们每个中华儿女不应忘记,作为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更应不忘历史,尊重历史。靖国神社,这个在中国人眼里邪恶的代名词,供奉了日本自明治维新以来为国家献出生命的人,不论贵贱、不管善恶,只要是为民族而亡,都会为日本人世代铭记。当日本政要不顾政治危险、国际压力而一再参拜靖国神社时,我们民族对于英雄们又做了什么?烈士陵园变成了地产项目,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战斗英雄沦为乞丐,更不用说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百万国军将士,被人遗忘。
    当一个民族如此对待为她甘愿付出生命的英雄时,她难道不会被后来者抛弃吗,为什么我们不能有自己的靖国神社,让所有为民族奉献过的人被世代敬仰,我们一直震撼于狭长岛国孕育的巨大力量,对待历史的不同,难道不是民族间的差距吗。

    再造信仰
    当今社会,中国大地上普遍存在的信仰缺失,不只是我们个人的信仰缺失,更是我们民族,国家信仰缺失。一个没有信仰的个体和民族,不用说前行,连起码的道德与良知都沦落而无下限:地沟油,纸馅包子,三聚氰胺奶粉,智障劳奴,抓不尽的贪官等等,等等。所有这一切恶行的存在,都有信仰缺失的原因,人变得唯利是图,金钱变成了信仰。
    在中华民族最苦难艰难的百年时间里,诞生了无数的英雄人物,乱世出英雄,支撑他们前行力量的是信仰,是拯救国家民族于水火的历史使命,对不同主义的选择造就了他们坚不可摧的革命信仰。
    1924年,蒋介石对黄埔军校一期学生讲演,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试问有谁能想出一个主义来救中国?除了本党总理的三民主义之外,还有第二个主义来就中国?若是没有这个三民主义,我们中国的危险究竟怎样解除,我们的国家究竟怎样建设?”国民党人选择了三民主义,靠信仰推翻了封建王朝,数次北伐,谋求结束军阀割据,实现全国统一。
    共产党人选择了共产主义救中国,当救民族于危难,人民于水火的使命感变成信仰时,个人的一切都可抛弃,也就变得不可战胜。共产党人靠信仰度过了白色恐怖,五次围剿,万里长征,从西柏坡到紫禁城,最终解放全中国,推翻了压在中华民族头上百年的三座大山。
    毛泽东、蒋介石的共同点是什么?书中这样告诉我们:“抛开各自信仰的主义、各自行进的道路,有一点是两个人共同的:皆具有极为强烈的历史使命感。皆以为自己必定且注定要完成某种不可言喻且不言而喻的历史使命。” 不是历史选择了他们,而是他们选择了历史。
    诚然,在当今和平年代,或许注定了我们平凡的一生,但贸易战争、货币战争、产业革命、大国博弈,这些看不见的硝烟和战场依旧时刻存在于我们周围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依旧任重道远。我们这代青年的信仰是什么,是接过先人交到我们手中的历史接力棒,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。没有信仰的人生注定碌碌无为,每一位有志青年都不希望闲白了少年头、空悲切。也许大家觉得日复一日的朝九晚五耗尽了我们的青春,校园里的一腔热血被现实所磨灭,曾经的理想追求在各种压力下变成了一地鸡毛。再让我看看几个当代中国精英的经历:1978年恢复高考,29岁的沈阳铁路局工人马蔚华考入吉林大学经济系,11年后出任招商银行总行行长;北京176中学33岁的青年教师段永基考上了北京航空学院,6年后创办四通公司,人称中关村之父;证券教父管金生41岁前很长时间里无所事事,被派到党校培训班里深造,最后创立了中国第一个证券公司-万国;2011年《财富》杂志里写“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领袖”居首的任正非,39岁复员转业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,在44岁时集资21000元创立了华为公司。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,只要有理想有信仰,年龄和环境都不是问题,我们这一代与他们相比,可以说有着更好的环境和机遇。
    当今中国的发展、民族的跨越需要更多精英的推动,需要更多任正非们的力量。当毛主席只是一名踟蹰于橘子洲头的穷学生时曾说过:“天下者我们的天下,国家者我们的国家,社会者我们的社会。我们不说,谁说?我们不干,谁干?”最后,我号召在座的青年朋友们以民族使命为信仰,努力进取,早日成才,成为中国新时代的精英,让中华民族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实现伟大的复兴。
    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!